网站地图 | 联系我们 | English | 中国科学院
首 页 概 况 机构设置 研究队伍 研究中心 国际交流 院地合作 研究生培养 创新文化 相关研究所
 

 
新闻动态
现在位置:首页>新闻动态>综合新闻
无辜老人遭群蜂攻击被蜇身亡因这几人取走马蜂窝
发表日期: 2018-10-20 来源: {随机主关键词}
打印本页 字号: 关闭

原题目:无辜老人遭群蜂攻击被蜇身亡 因这几人取走马蜂窝

(原题目:几个生疏人取走马蜂窝 无辜老人被蜇身亡)

余章芬不幸去世

俗话说“手不惹虫,虫不咬手”。时下正值野蜂滋生旺季,蜂群袭击人事务时有发生。若是是受害人自己招惹了野蜂,被蜇伤算“自讨苦吃”的话,那么宜宾珙县巡场镇68岁的余章芬老人,在自家地里挖红苕被蜇死就是一场无妄之灾。

疑因有人取走马蜂窝,激怒蜂群,余章芬老人遭到蜂群袭击不治身亡。10月19日,事发地周边的村民们仍谈蜂色变,不敢靠近现场,家长尤其担忧孩子们的宁静。

1老人突遇野蜂袭击

余章芬老人“遇害”,是在10月12日清早。“凶手”至今没有被祛除,甚至很可能就潜在在四周。

沿着珙县巡场镇白皎煤矿背后的盘山公路上行一公里多,就到了塘坝村矸子山垭口。余章芬的家在垭口右侧,她“捡来”种的红苕地在左侧,中心只隔着塘坝村的上山公路。

老人生前没留下任何遗言,只留下一句划破山村平静的尖叫:“刘侦池,快来救我!”72岁的刘侦池是余章芬的老伴,白皎煤矿退休工人。患有冠心病、行动未便的刘侦池通常全由老伴照料饮食起居,早已失去营救老伴的能力。

由于余章芬老人走得很突然,女儿和邻人们只能通过回忆,来还原其时发生的惨剧。

清早7:40左右,煤矿眷属区住民黄琴听到余章芬的尖啼声,赶忙出门检察。“看到公路劈面,老人头顶密密麻麻地飞着野蜂,上方的高坎上站了些人,老人高声呼救,但现场无人敢上前。”黄琴赶快呼叫老公万从华。

余章芬的女儿刘晓菲(假名)也听到了母亲的惨啼声。她冲出门,跑向已倒地的母亲。在距离十几米时,刘晓菲遭到了野蜂的疯狂袭击。“身上奇痛难忍,感受喘不外气来,头顶的野蜂越来越多。”第一次冲锋,刘晓菲败下阵来。

邻人李成秀回忆,余章芬在遭到野蜂袭击后,把自己的竹背篼倒扣在头上,但她随即发出更大的惨啼声。“不知道她为什么倒扣背篼,预计是想逃避野蜂的攻击。”李成秀告诉记者。

“野蜂的巢没了,妈妈背的竹背篼颜色恰好和蜂巢颜色靠近,又有小孔,野蜂都往内里钻。”虽然没跑到母亲自边,但刘晓菲看到妈妈头上扣着的背篼,密密麻麻地爬满了野蜂群。至今,余章芬的背篼仍在原地,没人敢动它。

2邻人拼命扑蜂救人

正在几十米外给货车加油的邻人万从华听到了妻子黄琴的呼救声,也听到了从矸子山垭口传来的嘈杂的喧华声。“余孃被蜂子蜇了,你快点(去救她)。”万从华跑到垭口,看到头上罩着背篼的余孃满地打滚,被蜂追撵的刘晓菲正往回跑,双方的坡上站着十几小我私家,可是无人敢上前帮助。

“蜂子也是虫子,我想它们应该怕灭害灵吧!”面临发狂的蜂群,万从华同样不敢贸然上前,叫黄琴从家里拿来了泰半瓶灭害灵。万从华先在自己身上喷了几下,然后迎着蜂群边喷边跑向余章芬。“灭害灵所到之处,蜂群果真四散飞走,不敢靠近。”

可是万从华只跑到一半,瓶中的灭害灵喷光了。趁着蜂群飞走,万从华赶快往回跑。几十米外有家小卖部,“快,把所有灭害灵拿出来。”可是东家只找到一瓶,万从华取了灭害灵,再次跑回现场。邻人们见灭害灵对野蜂有用,又有人从家里拿来一瓶,尚有邻人取来兑了水的农药。

药水呈雾状在空气中散开,蜂群嗡嗡飞走。万从华几步窜到余章芬身边,“像穿了件蜂衣,满身上下全是野蜂,密密麻麻。”万从华在余章芬身上喷药水,蜂群散开;然后又向背篼内喷药,野蜂从背篼小孔钻出来飞向空中,在万从华头顶一两米的空中萦绕。

万从华一手朝空中喷药,一手捉住余章芬往外拖。试了两下,拖不动。万从华仰面,在人群中发现了熟人郭七。在万从华及众人勉励下,郭七接过别人递来的灭害灵跳到老人身边。郭、万二人一人拉着已经昏厥的老人一只手,一边对着头顶蜂拥而来的野蜂喷药,一边往退却。

“拖到路边人已经不行了,我抱着她,脸上肿得认不出来。”69岁的李成秀瘫坐在路边,抱着比自己小一岁的余章芬。自从上世纪80年月刘侦池一家从富顺迁到白皎煤矿,李成秀和余章芬做了三十几年邻人。“她是生涯区里身体最好的老人,和善好客,在矸子山上捡了些土地种庄稼、红苕,补助家用。”

72岁的邻人连绍章回忆,从余章芬被蜇呼救到被救出来,约莫花了十来分钟。刘晓菲告诉记者,抢救车将余章芬送到珙县医院,后被迅速转至宜宾市第二人们医院重症监护室。13日破晓5:08,医院宣布余章芬殒命。忍着伤痛管理完后事,刘晓菲也转入宜宾二医院治疗。至今刘晓菲手臂、背部、额头等处,仍有数十个蜂刺留下的疤痕。

据连绍章等老矿工先容,白皎煤矿已在多年前关闭。余章芬、刘侦池靠着退休金生涯,女儿刘晓菲没有正式事情。刘晓菲告诉记者,其母伤后抢救,破费近三万元,只能报销40%左右。

3事发前有人取走蜂巢

“我们这些人,在矸子山生涯了几十年,从来没遇到过野蜂蜇人,更别说把人蜇死。”连绍章至今仍不敢信赖这样的惨剧就发生在身边,由于在余章芬遭袭击前,他天天都从事发现场下方不足两米的地方进收支出,从来没注重到上方有夺命野蜂。

但万从华并不意外,由于在事发前约莫十天,他在自己家门口,眼见了一群生疏人爬上大树,取走了一个直径达50公分的庞大马蜂窝。万从华只是没想到,生疏人取走蜂巢的结果,要让没有招惹野蜂的无辜老人来负担。

万从华回忆说,那天16时左右,他看到正对家门的黄桷树下,突然泛起几名年轻男子。今后,有人穿着专业的防蜂服爬上大树,先对着蜂巢喷药水,遮蔽在树叶中的野蜂倾巢飞出,四散逃命。“来人用化肥口袋从下往上套,试图套住蜂巢。”万从华看到,蜂巢太大,口袋小了,蜂巢掉落到树下余章芬的红苕地里。

好奇的万从华走到屋外的公路边,远望着这群人进入红苕地,用化肥口袋把蜂巢裹起来,装进车带走。野蜂和蜂巢不是谁家的,野蜂也不是受掩护的动物,“我完全没有多想,更没想到野蜂会被激怒,回来攻击人。”万从华回忆,其时取蜂巢者开了三辆家用轿车,共有五六小我私家。

万从华厥后相识到,取蜂巢者当天跑遍了塘坝村多个山区小组,取了至少三个蜂巢。而取蜂巢者走后,野蜂返回蜂巢却无家可归,先后导致两三人被蜇伤。“余孃被蜇的红苕地,蜂巢坠落时应该有掉落的碎片留在地里,以是蜂群被引来。”万从华剖析说。

“蜂巢被取走,余孃被蜇死,可是野蜂还在,危险未除。”黄琴确信,那些夺命的野蜂,仍藏在红苕叶下和背篼中。“这几天都有单个的野蜂飞抵家里来打转转,个大头,没蜇人也够吓人的。”

记者相识到,被遗弃的竹背篼下不足两米,就是忙碌的村道。天天有大量车辆来往,这是塘坝村10个村民小组及白皎煤矿矸子山眷属区的必经之地,除了余章芬9岁的外孙、李成秀7岁的孙子和黄琴5岁的儿子,至少另有几十个塘坝村的孩子上学要从蜂群潜在地经由。

状师说法:受害人及眷属可要求摘蜂巢者负担责任

四川方策状师事务所郭刚状师表现,关于动物伤人,须区分饲养动物和野生动物。饲养动物伤人划定相当明确,那就是若饲养的动物造成他人损害的,纵然是遗弃、逃逸的动物在遗弃、逃逸时代造成他人损害的,都应由动物饲养人或者治理人来负担侵权责任;除非能够证实损害是因被侵权人居心或者重大过失造成的,才可以不负担或者减轻责任。

郭刚说,但对于野生动物,我们国家的现行执法却仅划定了野生动物资源属于国家所有,并未划定野生动物伤人后应由谁担责的问题。只不外依据“谁所有谁治理、谁担责”的法理,小我私家以为应由国家(当地政府)对伤者和逝者给予一定的赔偿。

四川明炬(龙泉驿)状师事务所王仁根状师表现:如能找到摘蜂巢的人,并能证实野蜂伤人系因摘蜂巢引起,受害人及眷属就可要求摘蜂巢者负担侵权责任。同时,野蜂虽属无主物,但极具危险性和攻击性,对住民存在宁静威胁,政府部门有义务在野蜂活跃期增强巡查,并予以消除隐患;如政府未尽到该项义务,客观上存在不作为,应当负担责任,给予受害者及其眷属适当赔偿。

责任编辑:

   评 论
版权所有:中国科学院北京生命科学研究院
地址:中国.北京市朝阳区北辰西路1号院5号 邮编:100101
© 黔ICP备191833号-1